【焦點人物】邱毅解讀台灣政治:“兩連之後”將英雄輩出

0
90

提到邱毅,熟悉台灣政局的人們應該都不會陌生,作為國民黨中央委員會與新黨不分區裏委提名人,他在微博、臉書上對台灣政局針砭時弊。民進黨執政時期,邱毅曾向媒體揭露了民進黨政府高層貪汙弊案,因而被冠上“揭弊天王”“爆料天王”的稱號,包括陳水扁的夫人收授太平洋崇光百貨禮券的醜聞,及陳的女婿趙建銘內線交易醜聞、及最為人知的“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偕高雄捷運公司副董事長陳敏賢出遊韓國濟州島並到賭場賭博照片等,皆由邱毅領先揭發。其對於民進黨的揭發常常能一針見血戳其痛處。藍營視其為英雄,綠營視其為仇敵。

本此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結束,邱毅稱因“周子瑜事件”影響,自己未能進入不分區立法委員會,接受探針采訪時,他的臉上卻少有懊悔,更多的是對國民黨的恨鐵不成鋼和對民進黨前景的不看好。

采訪結束後,邱毅仍在念叨:“如果毛澤東當年沒有出走井岡山,或許建國都會是遙遙無期的事情。”“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是邱在訪談裏經常提到的一句話。此次國新敗選,這位自詡國民黨與新黨間的紐帶性人物卻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談“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國民黨“敗選”是必然

探針:對新黨在此次大選中的表現如何評價?

邱毅:四年前新黨政黨票的比率隻有1%多一點,這一次因為因緣際會,也因為新黨跟我之間的合作,靠著我這邊的吸盤效果,新黨這一次最後的結果(政黨票比率)上升到4.2%,離5%的政黨票的門檻可以說是擦肩而過。其實在投票前的一天還沒有發生周子瑜事件的時候,依照(新黨)內部與國民黨內部的評估新黨是已經過了(政黨票門檻的)。但是因為發生了周子瑜事件,使得新黨成為最大的受害者,所以最後新黨隻有4.2%,這是第一個現象。

第二個現象,因為新黨在還沒有提名我之前,新黨存在一次分裂。也就是(新黨)裏麵有一位雷倩女士跟新黨主席鬱慕明之間發生了一些磨擦,所以雷倩自己組了一個聯盟。雷倩這個聯盟最後得票的比例非常低,大概隻有百分之一點多,二十多萬票。假設新黨沒有分裂,假設沒有周子瑜事件,新黨不但可以過5%的門檻,而且甚至還可以上三席的不分區立委。

探針:怎樣看待國民黨的敗選?

邱毅:國民黨敗選是必然啊。國民黨內部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像)國民黨這種官二代、權二代掌控的保守、封建傳統的政黨會失敗是必然的。

國民黨的失敗已經被歸納於四大罪人:

第一個罪人是馬英九。因為馬英九施政不佳;因為馬英九的用人格局小,馬英九妒賢疾能;馬英九在兩岸政策上舉棋不定;馬英九在處理課綱問題的時候一味想討好綠營,一直到臨下台前才想出頭,但是來不及了。所以馬英九是排名罪人的第一人。

第二個罪人是朱立倫。他如果去年5月就決定參選,國民黨不一定會敗,即使敗也是小敗。可是他不要,不要之後洪秀柱出來了,洪秀柱出來了就讓洪秀柱去選,全力支持洪秀柱選。可是他又把洪秀柱給換掉了,換的過程又非常粗糙。等到朱立倫取洪秀柱而代之,當時國民黨已經分裂了,所以朱立倫是第二個罪人。後來朱立倫找到我跟蔡正元,終於打到了蔡英文的軟肋。可是問題是朱立倫自己的家族,他的嶽父、太太、爸爸也有炒地皮的嫌疑,所以把我們攻擊蔡英文的效果至少抵銷了一半。到最後朱立倫甚至害怕自己家族被抖出更多的內幕,還希望我們停手,所以朱立倫是罪人的第二名。

第三個罪人是王金平。因為王金平始終站在自我詮釋跟派係利益的立場,他綁架了朱立倫。而王金平跟馬英九在馬王政爭以後兩個人心結沒有解開,王金平又是一個藍皮綠骨(指身在藍營實際卻偏向綠營的人),走李登輝路線,在藍綠中遊走的人。所以王金平擔任部分區立委的第一名,而部分區立委的名單裏麵清一色都是王金平人馬,你叫選民怎麼投得下去?所以王金平是第三個罪人。

第四個罪人就是現在躲在美國長期操控馬英九決策跟用人的金溥聰,雖然這次選舉他人在美國,可是他所造成的傷害早已經定格,早已經成型了。

所以國民黨的敗是理所當然,隻是國民黨這次的敗除了理所當然的敗以外,還是潰敗,不是小敗,也不是大敗,叫潰敗。這個潰敗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消失,潰敗產生了後遺症。你看看國民黨內部為了選新的黨主席,現在又開始啟動新的一番的內鬥,甚至有人說要把中國國民黨的“中國”拿掉,要改成台灣國民黨。新黨今天上午才宣布,隻要國民黨拿到“中國”兩個字,新黨馬上改名叫中國國民黨,我們就接受這個名字。將來新黨就取代中國國民黨,就取代現在的國民黨。所以國民黨的敗是理所當然的。隻不過國民黨的潰敗是由很多現實因素造成的,而國民黨的潰敗造成的後遺症、傷害並沒有停止,還在延續中,甚至還在擴大中。

探針:如何評價蔡英文的勝選後的表態?

邱毅:到現在為止,蔡英文基本的觀念說白一點仍然叫“兩國論”,什麼是“兩國論”呢?就是一邊一國、一中一台。在蔡英文的心目中台灣是個國家,她是反對“一個中國”原則的。也就是說蔡英文現在走的完完全全是李登輝“兩國論”的路線。蔡英文不是隻有分裂的觀念,而是會往分裂的路上走的。隻不過他比陳水扁更加老謀深算,也更加有國際觀,(我認為)蔡英文的分裂會往兩條路走:

第一條路:利用美國亞太戰略布局,聯合美國跟日本。也就是聯美日製中,利用美國跟日本的聯合陣線來對抗中國大陸。

第二條路:她不會馬上修改法律來實行法理台獨,她會用文化台獨的方式,用小步快走的方式來落實台獨的目標。

也就是說你在表麵看,蔡英文告訴你我沒有變更體製,沒有搞台獨。可是她的所有的作為就是割裂台灣人民跟中國之間的觀念,讓台灣人民認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中國分屬兩個國家。這個文化台獨恐怕比法理台獨還要可怕。因為如果是法理台獨那是違背了一個中國原則,大陸師出有名。可是如果是文化台獨,蔡英文說我沒有搞法理台獨,大陸憑什麼幹預台灣內政呢?這個時候蔡英文反而會得到國際上,尤其是得到美國跟日本這些對中國居心叵測國家的幫助。所以蔡英文的分裂是毋庸置疑的,她絕對往這條路去走,隻不過走的會比過去的李登輝、陳水扁來得更加智慧、更加戰略。我用四個字形容叫“小步快走”,他每個步都很小,看起來都叫做“溫水煮青蛙”。可是這些小步合在一塊,他就是一個大步。如果大陸再不醒悟,經過了四年之後一切形勢就已經來不及了。那時候大陸會發現,今天的周子瑜事件四年後算什麼?四年後台灣所有的年輕人都認為台灣跟大陸本就不是一個國家,等到那個情況形成之後,那一種文化觀、價值觀形成之後,那一切就全都完了。

探針:對兩岸關係的未來是如何看待,有無擔心和期待?

邱毅: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當年毛澤東走到山窮水盡的時候,誰會想得到蔣介石國民黨次圍剿井岡山,毛澤東四渡赤水、兩萬五千裏長征能夠反敗為勝呢。所以任何事情走到山窮水盡路就出來了。今天反而是民進黨贏了,國民黨潰敗了。這個時候才使大家仔細思考中國的未來怎麼走,兩岸的未來怎麼走。你認為民進黨可能蔡英文上台致勝能夠解決兩岸問題嗎?我隻要講幾個現象。

第一個現象,周子瑜事件沒有錯,被民進黨成功選舉操作。我邱毅也擦肩而過了。幾個國民黨很資深的立委也掛了,民進黨表麵贏了。可是他割裂了兩岸年輕人,把兩岸年輕人之間的仇恨給挑起來了。台灣有天然獨,難道大陸沒有天然統嗎?天然統是被天然獨挑起來了,沒有天然獨那台灣年輕人在胡言亂語,怎麼會刺激大陸的帝吧、天涯大舉進攻台灣的臉書呢。當天然獨、天然統之間各自獨立的時候,你認為到台灣去的大陸觀光客會少多少?今天的香港,大陸觀光客少了三成,香港就受不了了,台灣更敏感了。台灣靠大陸觀光客過活的人有250萬,大陸觀光客不去了或者少了三成,有多少台灣的商家會開始抱怨,他們那時候才會想到原來過去大陸的讓利不是理所當然的,是有條件的,讓利是在兩岸一家人的前提下大陸讓利。現在當你把兩岸割裂、撕裂了,讓利沒有了,沒有了才會覺得過去有的可貴。

第二是台灣很多農產品賣到大陸來,包括土特產品、魚產品,真的比大陸這邊的好吃嗎?也不盡然。但是為什麼很多大陸的朋友們願意用比較貴的價格優先地去買台灣農產品,因為兩岸一家親、同胞情誼嘛。可是你今天靠著類似周子瑜事件,再因為黃安這個笨蛋,割裂了兩岸之間的關係。大陸也走市場機製,消費者不買總可以吧。我本來就覺得你的獼猴桃太貴啊,我本來就覺得你的火龍果太貴,但是我以前基於“同胞愛”就買了,我告訴人家說“這個是台灣的”,雖然貴,但是我吃了,我覺得我吃了同胞愛,我心裏有安慰,就彌補了價格上的貼水。現在把兩岸情感割裂了,你認為台灣農產品會少多少?台灣土特產品的銷售會少多少?而這些商家回頭就會覺得就是你們過去胡搞,所以他們會不會怨蔡英文,一定會。

第三是大陸的紅色供應鏈形成了,台灣現在內部不是隻有仇中,台灣還有仇富。所有的年輕人出不了頭,就開始怪你為什麼比我有錢。連勝文為什麼前年也是慘敗?連勝文沒有做什麼錯事。連勝文慘敗的原因是爸爸有錢、老婆漂亮、學曆特好、工作也好、薪水也高,就這麼簡單,所以連勝文的原罪有兩個字“有錢”。當連勝文的太太蔡依珊出來幫他輔選,越輔選票越少。為什麼?很多人說連勝文長那麼胖,神豬一個,怎麼能娶這麼美的老婆呢?我怎麼娶不到呢?這種紅眼症在台灣就泛濫了。

那我請問你,在台灣傾向於藍營的,像我,我們的經濟基礎都很好。如果我們覺得在台灣都沒有辦法忍受這樣的氣氛,我會把公司搬到大陸,我會把公司搬到澳大利亞,我把公司搬到美國。這些年輕人還有工作呢?他們原來講22K,抱怨22K。我常跟他們講,等到你們把台灣搞砸了,10K都沒有,還要談22K?所以台灣的經濟一定受挫,這幾天台灣的股市還要靠政府的基金來護盤,否則根本撐不住。而台灣與大陸經濟的依存已經完全扣在一塊了,人民幣重挫,大陸的A股暴跌,台灣不可能不受牽連的。台灣已經沒有辦法脫離大陸的經濟而活,這是一個現實。

再者,馬英九在新加坡跟習近平談好,台灣要加入亞投行。現在呢?沒有了。台灣加不了亞投行,大陸一帶一路的大戰略台灣就沒有辦法取得紅利。種種的因素下來,再加上台灣向22個邦交國,經過了這一個事件的折騰我覺得22個邦交國至少少一半。甚至呂秀蓮說會掉過個位數。這時候台灣人民就幡然覺醒了,怎麼會這個樣子呢?這個時候就是蔡英文的苦日子到了,我預計這個苦日子最多兩年,就會反應出來在台灣的現實生活。這些支持蔡英文的年輕人所想要的加薪,將來這個目標是達不到的;他們希望能夠買得起房子,這個目標是達不到的;他們希望能夠改善生活,這個目標是達不到的。他們那時候怪誰?現在都怪馬英九,應該的,因為馬英九執政。將來怪誰?當然怪蔡英文啊。

如果我是蔡英文,我根本不敢做那個位置。可是蔡英文膽子夠大,在民進黨的腦海中取得政權比什麼重要,所以她坐上去了。苦頭正要等著她,因為有苦頭等著她,就會是我講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台灣馬上“兩連”,兩連就是台灣英雄崛起的時代。

看“黃安、周子瑜事件”:“黃安是笨蛋!”

探針:黃安、周子渝事件,如何看待,在台灣民眾的心裏如何評價雙方,您怎麼看待此事?

邱毅:人一般會對對自己最好的人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苛求,台灣的年輕人就有這樣的傾向。也就是說在全球化的競爭裏麵,台灣的年輕人其實自己已經感覺到競爭力的低落跟無力感、挫敗感。可是他不敢去批評美國,也不敢批評日本,甚至也不敢批評韓國。說得更白一點,他們不敢仇美、仇日,也不敢抗韓。但是他們必須要找到情緒的出口,這個情緒的出口就是仇中。所以他們必須要告訴大家,不是他們不努力,不是他們無能,他們之所以競爭力低下,之所以陷入了生活的困境,是因為馬英九政府的親中,是因為中國大陸的壓力,所以才使他們落到這個局麵。當然這是一個自欺欺人的話,可是這也是一個台灣年輕人現在催眠自己、麻醉自己非常有效的藥方。而民進黨是很懂得選舉操作的一個政黨,很巧妙利用台灣年輕人這個心態,所以把台灣的年輕人呼喚起來了。

探針:黃安周子渝事件是偶然發生,還是可以反應出長久以來一些台灣民眾不同聲音。這個事件對於大選有無影響?

邱毅: 從前年的“太陽花事件”之後,這些年輕人就從鍵盤後麵活躍起來了,他們不再隻是在網絡上打打字,然後不站出來投票的人。他們反而是台灣投票人口裏麵最積極、活動力最強的人。在這樣的一個情緒醞釀之下,在選前幾天發生了周子瑜事件。其實周子瑜事件是一件從頭到尾非常荒謬的怪劇。為什麼呢?因為理論上來說如果黃安真的是反態度,黃安應該去攻擊什麼?三立的老板。三立的老板是在台灣喊台獨喊得最大聲的,但是到大陸賺人民幣一點都不受軟;他應該攻擊蘋果日報老板黎智英,他在台灣搞台獨、在香港搞占中,然後在大陸賺人民幣,在大陸炒房地產;他應該罵《自由時報》剛剛過世老板林農三。可是黃安從來不敢碰這些大老虎,黃安專門挑沒有反抗能力的人,而這次黃安挑的是一個16歲的周子瑜。在有心人士的民進黨媒體、綠色媒體,三立、蘋果、自由時報可以操縱之下就利用黃安這個笨蛋,把台灣年輕人心中因為自卑而產生的情緒就整個被激發起來了。在選前的一天,在投票前一天,本來不投票的年輕人全部湧到高鐵站,全部趕著回鄉投票。

其中有幾個受害者,新黨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沒有周子瑜事件、黃安事件,新黨一定過5%門檻,甚至還可以拿到三席。第二個受害者是本來跟民進黨在五五波差距,像跟閃靈樂團中和Freddy對決的林鬱方(他就是周子瑜事件標準的受害者)本來一定贏的,在台中對上了洪慈庸(洪仲丘姐姐)的這個國民黨資深女立委,一樣也輸掉了。然後在台北資深的立委,像丁守中、吳育升最後都落馬。連在桃源鐵票區的孫大千都輸掉了。周子瑜事件的殺傷力有多大,我估計國民黨因為這次事件掉了八席,再加上新黨損失兩席,整整是十席。

如果這個事件不是在選前發生,而是在平常發生,沒有這麼大影響,可能船過水無痕。可是因為正好在選前一兩天發生,所以影響太大。

議國新兩黨未來:國民黨“山窮水盡疑無路”,新黨“柳暗花明又一村”

探針:作為在野黨,國民黨和新黨接下來會做哪些方麵的工作?目標是什麼?

邱毅:國民黨如果看清楚這個時機,應該能夠扮演中流砥柱的力量。很快的兩年後台灣就要選舉了,兩年後台北市、新北市、桃源、台中、高雄,各個縣市都要選舉了。一年後選舉列車就要啟動。如果國民黨是爭氣的政黨,就應該看清楚形勢。馬上把國民黨擰成一團,不要再搞內鬥了,想辦法轉敗為勝,東山再起。可是國民黨不是這樣的政黨,國民黨是一個災難來時各自飛,有利益大家搶著分食,有災難各自跑得一個不剩的政黨。

但是以我來說,我現在可能在新黨裏麵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同時我也是國民黨的中央委員,甚至國民黨也有人請我回去國民黨擔任副主席。所以將來如果洪秀柱贏,我很可能扮演兩黨進行進一步合作的最重要的媒介。可是兩黨要合作要有前提,必須把國民黨藍皮綠骨走李登輝路線的人清黨,也就是國民黨要先改革才可以進行國新的合作。其實這就是薛嶽當時在長沙跟岡村寧次打長沙保衛戰的天爐戰法。

探針:目前對於新黨而言最重要的工作內容和方向是什麼?

邱毅:本來我的計劃很簡單,我的計劃是民進黨執政,國民黨垮掉,然後時代力量新台獨跟親民黨合作。而我進入立法院,我就成為立法院的中流砥柱。然後我瞬時把新黨壯大取代國民黨,這是我原來的計劃。可是被周子瑜事件還的擦肩而過了,所以我進不了立法院了。可是我進不了立法院就產生了另外一個形勢的變化,什麼形勢的變化呢?

當年薛嶽在打長沙保衛戰的時候有一個“天爐戰術”,什麼叫天爐?天爐就是今天台灣的立法院。現在在天爐裏麵,執政的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親民黨都進去了。在天爐外麵隻剩誰?第五大黨,也就是天爐外麵最大的黨——新黨。除了新黨之外,別的黨都拿不到政黨補助金,新黨現在每一年可以拿到2250萬台幣的政黨補助金。天爐外麵其他的黨都沒有,所以新黨這時候是最好的機會。

第一是因為有資源、糧草,可以把過去在天爐(立法院)外麵選舉以後難以為繼、相繼解散的小黨整合了。例如跟新黨分裂的雷倩的聯盟解散,你可以整合她。軍公教聯盟解散了,可以去整合。新黨沒有包袱,因為在我跟新黨合作之前是空的,隻有一個人叫鬱慕明,沒有別的人了。因為是空的,所以我可以招納很多的在國民黨找不到機會的年輕人進到新黨來,而未來的兩年是台灣的關鍵年,這個時候做得不好執政的民進黨要負最大責任,在立法院的三個在野黨也要負責任。不需要負責任,隻需要批評,隻需要對抗的隻有一個政黨,這個政黨就是新黨。

所以新黨反而是跑在天爐外麵最有利的一個角色跟地位,新黨現在就進可攻、退可守。什麼是進可攻?國民黨三月要選黨主席,國民黨能不能從敗中的廢墟重新站起來?就看黨主席是誰。國民黨最可能的黨主席有兩個人,一個叫洪秀柱,一個叫吳敦義。馬英九是屬意於吳敦義的,可是洪秀柱是有影響力的。我現在不能說我代理的新黨要支持誰,但是我一定會選擇一條對兩岸最好的路。而我一定會靠著國民黨黨主席的選舉,會讓新黨再壯大一次。而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完,我相信國民黨分裂了。而且國民黨如果是洪秀柱贏了,仍然叫中國國民黨。如果洪秀柱輸了,國民黨就改名叫台灣國民黨。我看目前的情況洪秀柱輸的可能性是比較高的,所以國民黨改為台灣國民黨的可能性就非常大。這樣一來的話,國民黨就向民進黨靠攏,向李登輝路線靠攏,那新黨就取得了取代國民黨正統的地位。隻要新黨爭氣,能夠用一年的時間給年輕人機會進行練兵、強化組織、抓對議題。

所謂的抓對議題就是新黨不能永遠隻講和平統一,還得關心台灣現實的情況,還能夠對現實生活提出看法。而且新黨需要有像我這樣一種純台灣的本省人,我的家族從1624年到台灣有390多年。所以你看民進黨怎麼罵我,從來不敢挑戰我,你很少聽過民進黨(除了網絡上小孩子以外)敢說我親中或者怎麼樣,因為我的成分比他們還純。新黨必須吸收更多的台灣本省籍的人士才不會被扣紅帽子。但是新黨也不能怕被人扣紅帽子,新黨的標誌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探針:對參選“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失利是否有預計?

邱毅:其實我有第一方案跟第二方案,第一方案就是我進去了,假設我們過了5%的門檻,你們現在所看到的所有台灣最重要的政治新聞可能就是以我為中心了,變成我跟蔡英文之間是對抗的。當時我也想到我的包袱在國民黨,可是以目前國民黨這麼亂,國民黨到底是我的助力,還是我的主力呢?所以這是我原來想的上策。可是上策被周子瑜事件打亂了,被黃安事件打亂了,我的上策沒了。

上策沒了,就要找中策。中策就是我去整頓新黨、帶領新黨,然後我進可攻、退可守,我把新黨培養成藍營的青年軍大本營,因為年輕人在國民黨要出頭是非常困難的,在國民黨要出頭就跟大陸講官本位時代一樣。很多人就問你,你爸爸是誰?你嶽父是誰?所以國民黨的發言人楊偉中為什麼講話荒腔走板對國民黨傷害這麼大還換不掉?因為他的太太是國民黨的大金主。

有的人就講了,洪秀柱如果有個好爸爸,有個好的長輩,國民黨誰敢換掉她?國民黨就是這個樣子。或者我們叫中國人封建社會就是如此,我的爸爸是李剛啊,台灣也是如此。所以年輕人在國民黨要想出頭是很難的,所有國民黨員都說國民黨最驍勇善戰,他們最喜歡的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蔡正元,就是所謂的正義兄弟。可是我早就說了,我們在國民黨權貴的眼中是隻可利用、不可重用。為什麼?我們有戰力、功能、角色,所以我們可以被利用,對國民黨有利。可是不能重用我們,因為我們一被重用就成為“照妖鏡”。因為我們能力要比國民黨上麵的哪一些屍位素餐的權貴強太多了。你說我不會比馬英九強很多嗎?我比馬英九強多了,可是他爸爸叫馬鶴淩,我的爸爸叫無名氏啊,我沒有辦法跟他比啊,他是權貴之後,我不是啊。

台灣的情況,年輕人苦無出頭之日,他們才會投向民進黨,才會投向時代力量。今天如果新黨讓這些無法出頭的年輕人有機會,為什麼有機會?因為大家都知道新黨這一次沒有周子瑜事件一定過5%,新黨台北市在周子瑜事件的衝擊下都達到8.9%。如果沒有周子瑜事件會過10%,什麼叫過10%?就是新黨有能力在台北每一個選區提一個年輕人,兩年後當選台北市的市議員。如果新黨願意,我們這些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人,我們願意作為運籌帷幄決勝千裏的“帥”,然後把這些台麵上的位置讓給年輕人坐,讓年輕人選議員,讓年輕人選立法委員。你認為年輕人會選擇哪一個黨?他就選擇新黨了,這個時候新黨就會壯大得很快。

而這個中策如果走得好,比原來的上策還要來得更好。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假設我的上策達成了,沒有周子瑜事件我進了立法院,等於我一個人要對抗立法院112位李登輝路線的人。我年紀也大了,獨木難撐大梁。新黨又是空的,無法提供我多少後援。我若失敗了,我的英雄形象就瓦解了,希望不就沒了嘛。所以是人在做、天在看,正好周子瑜事件、黃安惡搞事件使我擦肩而過,所以我才會冷靜下來。我準備給我一年的時間進行練兵,就像當年的劉邦退到巴蜀,把棧道燒了,開始叫韓信練兵。一年之後出巴蜀、奪關中、得天下。

所以說天底下的信與不信、得與失、成與敗是一瞬間,他就是一瞬間。今天的成是塞翁得馬焉知非禍,今天的敗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對於我來說何況這一次不算敗,大家都知道四年前新黨隻有百分之一點出頭,突然間現在爆增到逼近5%,尤其是台北市衝破8%。這個對大家來說還是難能可貴的,就如同這次國民黨選舉,每一個想選黨主席的人都要找我,為什麼?因為我手裏拿著這一次的51萬票,以及選後我又從雷倩的聯盟吸收過了10萬票,我現在手裏麵少說有70萬票。這70萬票60%都有國民黨黨員的身份,他們都可以投國民黨黨主席一票。所以哪一個國民黨選黨主席的,都躍不過我邱毅這一關,我手裏有五六十萬的黨員,總共黨員才一百萬呢。裏麵的忠心黨員、會去投票的黨員幾乎都在我這裏。這次政黨票都支持我邱毅,但是國民黨黨主席的人要不要通過我?所以什麼是叫贏,什麼叫輸,什麼叫成,什麼叫失,什麼叫得,什麼叫失?很難定的,天在決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