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更强大的美台科技供应链伙伴关系

0
18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世界变得更加意识形态两极分化。 随着战争和俄罗斯暴行的继续,美国及其盟国通过对金融、技术和贸易实施一系列制裁来瞄准莫斯科。 尽管有人担心此类制裁可能会使全球供应链紧张,但必须采取行动维护民主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包括台积电(TSMC)在内的台湾半导体制造商也与美国的制裁和禁令合作。 虽然俄罗斯在半导体进出口中所占的份额微不足道,但可能带来的长期不利影响仍应引起我们的关注。 有两个值得注意——首先,中国成为俄罗斯进出口的代理伙伴。 迄今为止,中国对制裁俄罗斯的立场一直模棱两可,北京是否会与莫斯科建立更密切的经济联系尚不清楚。 其次,在台湾被俄罗斯列入“不友好”国家名单后,莫斯科可能对在俄罗斯经营的台湾公司进行经济报复。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鉴于其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中心地位,半导体行业永远不会完全免受大国竞争的影响。 鉴于中美地缘政治紧张,台湾应如何与美国合作,保持韧性,避免陷入两个超级大国的纠葛? 台湾如何将其供应链与美国整合,同时保持自身的内在实力? 未来几年美国和台湾的政策决定将在确定双方是否能够应对挑战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包括开发工程人才管道、确保有足够的资源支持技术进步以及激励互惠互利合作以支持美国和台湾地区价值链的深化整合。

满足对芯片和人才的需求

目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开设一家新的 5 纳米芯片工厂的努力上,白宫警告称,由于芯片短缺导致美国汽车和电子行业生产中断,漏洞不断升级。 为满足未来对半导体芯片的需求,美国国会正在推动有利的立法和政策,通过注入大量资金将芯片制造行业重新回到美国本土——估计有 500 亿美元的联邦资金包含在创造有益的激励措施中为美国生产半导体 (CHIPS) 法案。 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这样的推动是否会成功。 成功的机会在于纵向整合和横向整合。

台湾的芯片制造生态系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得益于台湾政府领导层的长期支持、集群效应、彻头彻尾的工程设计、先进的技术开发、对微观细节的密切关注以及对研发(R&D)的大量投入. 美台科技合作要取得成功,必须考虑两个重要因素。 一是人才管道培养和保留。 1970 年代,台湾政府成功招收具有博士学位的优秀管理人员和工程师。 张忠谋 (TSMC)、Minn Wu (Macronix) 和 Nicky Lu (Etron) 等学位返回台湾,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 从那时起,世界见证了从硅谷到亚洲的半导体和应用的繁荣。

然而,业界预计,全球从上游到下游的工程人才严重短缺。 我们如何确保人才管道继续培养出必要数量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 尽管美国顶尖大学不断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赴美留学,但选择半导体行业职业道路的却寥寥无几。 台湾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不仅在海外攻读高级学位的学生人数有所下降,而且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STEM) 教育的整体水平也显着下降。

必须认真对待人才管道中的这种差距。 必须分配联邦资金来创建培训计划和奖学金,以吸引更多学生在该领域学习。 必须在美国和台湾之间建立交流项目和在职培训和研究项目。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台湾政府于 2019 年 1 月成立了台湾半导体研究院 (TSRI)。TSRI 应与美国半导体学院 (ASA) 倡议合作,这是一个由美国大学和学院的教师组成的全国性教育合作网络,从事半导体研究和教育,提供深入的研发和交叉培训项目。

虽然美国政府在扩大半导体制造能力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但半导体生态系统中还有其他元素,必须通过全面整合来建立美台合作的长期可持续性。 台湾、日本、韩国和中国大陆占全球制造能力的近五分之四。 90%以上的亚10纳米尖端芯片产自台湾。 几乎整个包装行业都在中国大陆和台湾。 除了全球领先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还有联发科、日月光集团、Etron 和 Macronix 等公司为这个生态系统的整体成功做出了贡献。 半导体竞争是一场漫长的比赛。 整合不仅要在半导体制造领域,还要在集成电路(IC)设计、先进封装和测试等相关上下游产业。

备受期待的《芯片法案》拥有大量联邦资金,其中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建设芯片工厂。 但是,应该制定更强有力的政策,例如税收抵免、移民计划、STEM 教育补贴和投资激励措施。

供应链和地缘政治

随着全球地缘政治变得更加两极分化,国家不仅因其追求的利益而分裂,而且因其所代表的价值观而分裂。 台湾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随着美国继续加大力度重建芯片产业和保护半导体,美中台关系面临重大问题。 美国改善半导体产业的努力将如何影响台湾和两岸关系? 美国及其盟国如何保护自己免受中国制造半导体行业新漏洞的影响?

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应该参与并为美国的解决方案做出贡献,以增强地区安全并确保经济竞争力。 这种整合应该建立一种相互包容的伙伴关系,而不是涉及支配性收购。 继续支持台湾在自卫和经济弹性方面的努力符合美国的利益。 这可以通过扩大美国的产业政策来实现,该政策通过税收政策、补贴和增加研发支出来支持“冠军”行业和部门。 明智的做法是重新考虑该领域的反垄断方法,以便半导体公司能够达到支持研发和竞争力所需的规模。 必须实施一项全面计划,以确保获得制造半导体所需的稀土矿物,特别是在中国继续主导世界供应的情况下。 此外,现在是美国加快与台湾进行双边贸易协定谈判的最佳时机。

这种合作将强调技术知识产权保护、增强制造能力、投资于劳动力增长和升级、更好地协调全球供应链管理、跨部门投资和整体整合方面的弹性、稳健性和有效性。 与美国更好、更深入的经济融合以及强调支持台湾自身的自卫能力是关键。

更强大的美台科技供应链伙伴关系将有利于美国和台湾以及具有共同民主价值观的盟友。 这种伙伴关系的成功取决于信任、问责制和政策清晰度的连续性。 虽然需要大量资金、有利的立法和强大的政治意愿,但人才管道培训和保留、研发合作和全面的行业整合对于这一成功也至关重要。 技术应该是地区稳定和经济可持续性的手段,而不是终结。

Source: www.brookings.edu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