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击案幸存的乌瓦尔德老师紧急呼吁改变枪支暴力新闻

0
42

5 月 24 日应该是德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罗伯小学的庆祝日。

学年快结束了,四年级老师阿努尔福·雷耶斯(Arnulfo Reyes)和他的 11 名学生在 111 室看电影时听到枪声。

雷耶斯告诉他的学生躲在课桌下。

上午 11 点 33 分,一名枪手冲进隔壁教室 112 室的门。

一个多小时后,当执法部门与枪手对峙时,雷耶斯在被枪杀两次后,正在教室地板上为自己的生命而战。 他的 11 名学生全部死亡。

周二,雷耶斯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的一次情绪化采访时,对造成 21 人死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进行了令人痛心的描述,其中包括雷耶斯的两名同事伊娃·米雷莱斯 (Eva Mireles) 和艾尔玛·加西亚 (Irma Garcia),以及 19 名 9 至 11 岁的学生。

在采访中,雷耶斯批评了拒绝与枪手对抗的执法官员,他热情洋溢地呼吁新的枪支法,这将使购买枪手使用的武器变得更加困难。

“法律必须改变,”雷耶斯说。

“我不会让这些孩子和我的同事白白死去。 我会去任何地方,到世界的尽头,不让我的学生白白死去。”

在过去十年中最致命的学校枪击事件之一乌瓦尔德事件发生后,执法部门的反应受到了严格审查。 在他的采访中,雷耶斯表达了对这种回应的批评。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截至上午 11 点 35 分,雷耶斯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以及他的学生被枪杀的房间外的走廊里有七名警察。

但执法部门并没有进入房间与袭击者对峙。

雷耶斯说,112 号房间的一个孩子大声呼救,大喊“警官,我们到了!”

警察留在外面,雷耶斯说,枪手随后走进房间,射杀了呼救的孩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警员进入了教室外的走廊,但他们拒绝进入教室,即使房间里的人多次拨打911求救,外面的家长也恳求执法人员进去。

直到下午 12 点 50 分,也就是袭击者首次进入教室 1 小时 17 分钟后,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队的一个单位才进入教室并杀死了袭击者。

采访者问雷耶斯是否觉得被执法部门抛弃了。

“绝对地。 你有防弹背心。 我有什么?” 他问。 “你应该保护和服务。 他们的行为没有任何借口。 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们。”

但枪击事件发生两周后,雷耶斯和那些要求采取行动收紧枪支准入限制的人似乎并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一天。

尽管乔·拜登总统呼吁国会采取枪支管制措施,但此类立法不太可能在美国参议院取得进展,因为民主党在参议院占据微弱多数,并面临共和党立法者的大规模反对,需要 60 票才能克服阻挠议案。

最近几周,其他受枪支暴力影响的人站出来要求民选官员采取行动。 美联社报道说,在纽约布法罗的一场种族主义大规模枪击事件中被谋杀的 86 岁妇女露丝·惠特菲尔德的儿子因缺乏结果而痛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

“你在干什么? You were elected to protect us … Is there nothing that you personally are willing to do to stop the cancer of white supremacy and the domestic terrorism it inspires?” 小加内尔·惠特菲尔德问道。

“如果什么都没有,尊敬的参议员……你应该把你的权威和影响力让给那些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的人。”

Source: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6/7/uvalde-teacher-who-survived-shooting-makes-urgent-plea-for-chang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